韩玉波:葡萄痴人坚守育种24年

2017-07-12 10:23 来源:农民日报 
2017-07-12 10:23:26来源:农民日报作者:责任编辑:郑然

  杨发鹏 徐升川

  6月的山东平度大泽山下,上午10点左右的葡萄大棚里温度已经接近50摄氏度。一个头发半白的老人,站在一株葡萄藤下抬头盯着似开未开的葡萄花串一动不动,灵巧的双手在葡萄花穗间跳动,汗水从眉梢滴落转眼浸湿了衣背。像这样专心致志地搞葡萄杂交,韩玉波一“站”就是24年。有人说他是种葡萄的“痴人”——搞葡萄杂交育种光赔钱不赚钱;但更多的当地农民亲切称他为葡萄杂交领域的“袁隆平”——他培育的葡萄新品种带动了当地鲜食葡萄的更新换代升级,近2万户农民和5万亩葡萄从中受益。53岁的江北葡萄研究所所长韩玉波并不在意别人怎么说他,每日依然我行我素,执拗地在葡萄藤下做杂交,在农民的地头上传技术。他说,他是大泽山的子孙,种好葡萄只是做好了自己的本分。

  犯“痴劲”,非把杂交葡萄搞成不可

 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,回到1993年,韩玉波恐怕做梦都不会想到与杂交葡萄的一次偶遇,竟然能让葡萄杂交成为自己24年如一日孜孜追求的事业。“那是一棵‘秋黑’葡萄,分出3根枝条,中间的一根特别粗,结出的葡萄个头单粒特别大,几乎是旁边枝条上葡萄的两倍。”韩玉波对这次美妙的邂逅记忆犹新,当时他还对葡萄杂交一无所知,出于好奇就将这根枝条进行裁剪扦插培育,1997年他到甘肃农业大学学习,启蒙老师常永义教授告诉他,这是单株芽变(基因突变)产生的新品种,概率是十万分之一。“这就是缘分吧。”韩玉波当时十分兴奋,萌生了将新品种培育出来的想法。

  理想很丰满,但现实很骨感。对于一个普通农民来说,韩玉波缺少必要的杂交知识和技术,而也就是从那时开始,实践—读书—实践就成了他固定的工作轨迹。葡萄杂交的技术对时间要求非常苛刻,时间一过就只能再等一年,为此韩玉波没少走弯路,一连几年没有任何进展和收获,还赔了不少钱。有人说,韩玉波痴人说梦呢,土农民还想培育出新品种?可韩玉波还就犯起了“痴劲”,非要把这杂交葡萄搞成不可。他白天在地里实验,晚上就翻书积累知识;农忙时站在葡萄藤下搞杂交,农闲时外出取经拜师学艺。皇天不负苦心人,随着知识的丰富和技术的日臻成熟,2007年,历经14年韩玉波终于培育出了葡萄新品种“江北紫地球”,而这也是继上世纪50年代邵纪远夫妇培育的“泽山1号”“泽山2号”后第3个大泽山本地葡萄新品种。

  五个本地品种三个是他培育的

  韩玉波十分高兴,但也清楚地认识到,“江北紫地球”有果粒大,肉质紧密的良好品质的同时,还有果香味不浓、甜度不高的不足。怎么办?“还要在这个基础上继续杂交改良。”韩玉波下定了决心,把心态放空,一切又从零开始。重新研究葡萄杂交育种的每一个过程和细节,北上沈阳,南下江浙,西去新疆,到处求师学艺,并且得到了李邵星老师亲自指点。有了“紫地球”成功的经验,韩玉波为了增加杂交成功几率,果断将自家的50亩处在丰产期的葡萄换掉,改成了杂交试验田,并成立了“江北葡萄研究所”。“韩玉波脑子真坏掉了,研究出个酸不溜丢的葡萄,就连日子也不过了。”这次很多人都不看好他的决定,包括他的妻子和孩子。“当时心里是真埋怨,他就是迷上葡萄了。”韩玉波的妻子没拦住他,但看着他真是把葡萄当成造福父老乡亲的事业来做,转而全力支持他搞葡萄杂交研究。

  “葡萄杂交育种,从杂交的种子播种到新葡萄挂果最快要4—5年时间,这是葡萄的童期。”为了保证杂交效果达到预期,韩玉波开始采用多种母本、父本交叉组合方式,一次性杂交产生多个新品种。5年后,在众多品种中一个代号为07-04-87的葡萄果实具备了“江北紫地球”的优点,并兼具浓郁的玫瑰香味和“金手指”高达25%的糖度,色泽金黄,果穗大且呈分枝形,从众多杂交品种中脱颖而出。又经过5年新品系的结果筛选验证,证明这种葡萄的特点鲜明、性状稳定,2017年经山东省林木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,被省林业厅认定为林木良种——“玉波2号”,与该品种同时通过认定的还有一个紫色的晚熟品种“玉波1号”。至此,大泽山本地自主培育的新葡萄品种达到5个,韩玉波占了其中3个。

  今年还要再养出几个“新孩子”

  “老二比老大更具推广价值,但老大培育出的早点。”韩玉波早把培育的葡萄品种当成了自己的孩子,给两个新品如此命名也是这个原因。“‘玉波2号’了不得啊,果穗分枝形省了人工疏果的成本大头,没有小果病,品相好。”大泽山的葡萄种植户们闻讯赶来,看到“眼见为实”的葡萄挂在眼前,赞不绝口,“袁隆平能杂交水稻,你能杂交葡萄,老韩你了不得了。”韩玉波听着心里美滋滋的,脖子上挂上毛巾又钻进了葡萄大棚里,开始了长达20多天的“闭关修炼”,因为今年他还要再养出几个“新孩子”。妻子默契地把熬好的草药按时给他送到葡萄大棚里,降、稳老伴的“三高”。“有时看着他拿着毛笔、放大镜,镊子,剪子,那么执着地做研究,过去的不理解都变成了发自内心的敬佩。”儿子韩鹏大学毕业也回到了大泽山创业,用实际行动向父亲致敬。

  为了能培育出世界级的优良品种,韩玉波还通过多种渠道引进国内外最优的葡萄新品种做杂交亲本。“引进一个新品种种芽大概需要2000元—5000元,花2万元引进一棵新品种种苗也是常有的事情。”据韩玉波介绍,如今,江北葡萄研究所的50亩培育基地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葡萄品种基因库,正在同步培育中的新品种多达180余个。未来,还将有更多的葡萄新品种会从这里问世,走出大泽山,惠及全球葡萄种植业。

[责任编辑:郑然]

手机光明网

光明网版权所有

光明日报社概况 | 关于光明网 | 报网动态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光明员工 | 光明网邮箱 | 网站地图

光明网版权所有

立即打开